当前位置: 历史助手  >> 中国历史事件  >> 春秋  >> 查看详情

栾盈之乱

来源:   日期:2018-08-18 15:48:37  点击:289 
分享:

前550年晋国栾氏家族被灭一事。

起因

前552年,晋国下军佐栾盈的母亲栾祁(叔祁)难耐寡居生活,趁儿子出外作战之机与家臣州宾私通,栾盈得知后羞怒不已,又碍母亲脸面,乃痛责守门吏,严禁外人出入。其母担心儿子翻脸,竟与其父晋国执政范匄(范宣子)、其兄范鞅(范献子)商议,散布栾盈谋反的讯息。晋平公信以为真,准备治栾盈罪。栾盈闻讯,携家臣数人外逃齐国。
却说齐庄公虽与晋结好,终不欲居人之下,乃张榜求贤,得勇士九人,皆能力举千斤、箭射七札(即箭可以射穿叠在一起的七件薄甲),齐庄公号为“勇爵”,禄比大夫。
闻听晋国栾盈来投,齐庄公大喜,准备亲自迎接。晏婴劝阻道:“我们与晋国新盟,接纳其叛臣,如果晋国责问,我们何以答之?” 齐庄公笑道:“齐晋皆为当世大国,昔日结盟乃缓一时之急,两国终要分出高下。”乃迎栾盈入国。
栾盈拜见齐庄公,痛诉其冤屈,齐庄公当下放出话来,必使栾盈复还晋国、报仇雪恨。
栾盈所随家臣中有勇将三人:督戎、州绰、邢蒯,齐庄公爱才,将州绰、邢蒯从栾盈手下要来,列为勇爵之末。齐庄公乃与众将时时欢聚,厉兵秣马,准备伐晋。谁知勇爵旧将与州绰、邢蒯始终不和,为以后种下祸患。
齐大夫崔杼,本为“温车之变”的策划者之一,有拥戴齐庄公之功。齐庄公某日在崔杼家中饮酒,见其妻东郭氏,色心顿起,乃密与东郭氏私合。崔杼后来觉察,盘问其妻得以确认,虽未作何表示,也待其妻如往常一样,但已生弑君之心。
周灵王二十二年(前551年),齐庄公设谋,以栾盈密赴晋旧都曲沃,使其以曲沃为根据地,偷袭晋国心脏地带。齐庄公将这个想法与崔杼商议,崔杼正愁没有办法整死这个给自己戴“绿帽子”的国君,立刻想出一个置齐庄公于死地的办法。
崔杼告诉齐庄公说:“栾盈起兵固然使晋猝不及防,但后继无援,未必一战成功。主公可由濮阳北进,两路夹攻,可稳操胜券。”

入晋

前550年,晋国嫁女儿给吴国,齐国派人送礼,趁机把栾盈以及他的亲信用装嫁妆的箱子运进晋国。
栾盈一进晋国,就联系自己的旧部胥午,准备发动兵变,和齐国里应外合,一举翻盘。胥午认为事情不可能成功,但是为了旧主,即使死也要做。于是胥午借机宴请栾氏旧部喝酒,席间,胥午有意提到栾盈,说:“现在要是找到栾家少主,大伙怎么办?”栾氏虽然和世家们关系不好,但是颇得下层之心,众人回答:“找到少主,我们愿赴汤蹈火,虽死犹生。”想到栾氏的恩情,众人有的叹息,有的扼腕流泪的。看到人心可用,胥午又继续试探大家,众人一起说:“真找到少主,绝不会有二心。”于是胥午请出栾盈。栾盈对在座的人一一下拜、感谢。
在得到旧部支持后,栾盈继续联系世家中唯一的盟友魏氏。赵氏因下宫之难与栾氏有仇,韩氏和赵氏交好;迁延之役,栾黡得罪了中行氏(荀偃),智氏家主智盈(荀盈)这时候年纪还小,要依靠中行氏;范氏更不用说。只有魏绛和栾黡一直在下军共事,后来,栾盈又在下军辅佐魏绛,两家关系亲密。这时魏氏的家主是魏绛的孙子魏舒。

家族覆灭

栾盈带队杀进绛城,范氏措不及防。士匄正和国君宠臣乐王鲋在一起,听到消息很慌乱。乐王鲋却很清醒,建议士匄采取两个对策:第一,控制国君,防守宫城。从而取得挟国君以伐不臣的大义。第二,采取果断强硬措施,控制甚至争取魏氏,剪断栾氏羽翼。士匄立即听取,他趁着晋平公正在办丧事,穿上丧衣,化妆成女人,让两个侍女抬着潜入宫中。入宫之后,士匄立即取得了晋侯的支持,下令加强守卫,做好应战准备。
同时,士鞅则带着几个人就到魏家去。魏氏正列好队,上了战车,准备响应栾氏。看到士鞅就带着几个人前来,魏舒有些蒙,不知道是立即动手,还是继续装友好。见事态紧急,士鞅趁着魏氏上下愣神的功夫,飞快跑近魏舒,一边说:“栾氏领着叛贼已经杀进城里。我父亲和诸位大臣都在国君那里。派我来接您过去,士鞅不才,愿意作为骖乘陪着您。”说着,士鞅跳上魏舒的战车。这时,战车上就只有车御和魏舒。士鞅右手拿着剑,左手抓住带子,防止魏舒跳车,同时下令车御驾车离开。魏舒未及拔剑,无法反抗,也不敢做声。车御也不敢乱动,只好问去哪儿。士鞅回答:“去国君那里。”在士鞅胁迫下,魏舒被带到宫中。听到魏舒到来,士匄大喜,亲自到台阶前迎接。为了安抚魏氏,士匄许诺,消灭栾氏之后,就把栾氏所有的旧都曲沃交给魏氏。
就这样,在范氏威逼利诱之下,魏氏只好站到平叛者一边。
虽然失去了唯一的盟友魏氏,栾氏仍然攻势猛烈,栾氏领头的勇士叫督戎,一路厮杀,无人可挡。士匄很担心。这时候一个叫斐豹的奴隶走出来说:“如果烧掉丹书(奴隶名册),为我恢复自由人身份,我就去杀掉督戎。”士匄大喜:“你除掉督戎,我就请求国君烧掉你的丹书,天日可以作证。”于是斐豹出了宫门,故意挑衅督戎,引诱他追自己。督戎跟着他,斐豹翻到一堵矮墙后隐藏起来,等督戎翻墙过来,斐豹从背后发动突袭,杀死了督戎。
虽然督戎战死,栾氏仍然攻势不减,并杀入宫城,准备攻击台上的宫室。士匄见情况紧急,下令士鞅带着敢死队迎击,士匄说:“如果栾氏的箭射中了国君的屋子,你就去死。”生死关头,士鞅也是发了狠劲,执剑带着步卒从台上杀下来,如下山猛虎一般。栾氏的攻势终于成为强弩之末,开始撤退。士鞅又上了战车追击。栾氏的栾乐杀过来阻击,用箭射士鞅。士鞅大喊:“阿乐你就算了吧。要是你杀了我,我就到老天那里去告你。”估计这两人打小是玩伴,栾乐听了这话,被扰乱了心思,第一箭射偏。等准备射第二箭时,战车轮子撞上个老槐树桩,结果车子翻了,栾乐摔下车,被杀。栾氏另一个头领栾鲂也受了伤。这时,其他家族前来救驾,栾氏无法支撑。栾盈只好带着残兵败将退到大本营曲沃死守。
栾盈退守曲沃,而不是直接逃出国,是因为他还期望着翻盘。这点希望的依靠就是齐国。
四月,栾盈轰轰烈烈杀入绛城,又慌慌张张退出来,逃到曲沃,然后被晋军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被包围后,栾盈乃至栾氏都伸长了脖子等着齐国的援军。怎么说好的援军总是不来。是不是齐国反悔了?
到了秋天,好像刚睡醒一般,齐军终于出动了,他们浩浩荡荡杀向了----卫国。在占领卫国旧都朝歌,劫掠一番后,齐国人才从卫国出发,兵分两路杀向晋国。一路通过孟门关口,一路登上太行山,杀入防守空虚的晋国。晋国主力都在围攻曲沃。齐军势如破竹,一直杀到离绛城不到百里的少水边。由于晋军开始分兵阻击,连卫国也派出部队来支援。八月,齐军担心后路被抄,无意继续前进,于是收集杀死的晋军尸体筑成一座大坟进行示威,也是作为平阴之战的报复。然后,齐国人抛下栾氏,自己回家了。在撤退的路上,齐军还被晋国人追上,吃了一个败仗。
打退齐国人后,晋军全力攻城。在丧失希望后,曲沃城被攻破。栾盈和栾氏亲族被全数屠杀,只有一个栾鲂逃了出去,跑到了宋国。曾经显赫一时的栾氏成为又一支覆亡的世卿家族。

相关新闻

    暂无信息